太原住建委行政审批处原副处长黄兵全案件剖析

     ●利用职务便利,以各种理由推脱、刁难前来办业务的企业
  ●利用职务便利,为其情妇购买的公司办理建筑资质,进行包装,并将其中的两家公司卖给他人,非法获利
  要
  ●其情妇向需要办业务的企业收取代为办理的好处费
  ●其情妇以自己及其亲属的名义,出资30万元,购买3家“空壳”公司
  利用手中权力“吃拿卡要”是人民群众最为痛恨的事情之一,严重败坏党风政风,必将受到法律严惩。太原市住建委行政审批处原副处长黄兵全就是这样极为典型的例子。任职市住建委建管处、行政审批处副处长不到3年,就利用手中的审查审批权,刁难前来办理业务的企业,从中非法获利几百万元,最终沦为阶下囚。
  从黄兵全的堕落过程,我们可以追溯出“吃拿卡要”违纪违法行为发生的背后,既有拜金主义价值观作祟,更有制度上的漏洞和作风上的问题。
  1不到两年,利用职务便利“吃拿卡要”获利数百万元
  2004年10月,刚刚年满30岁的黄兵全转业至太原市建委工作,2010年5月任市住建委建管处副处长,2012年1月任市住建委行政审批处副处长。
  市住建委建管处主要负责办理建筑业企业从业资格、执业注册管理和资格审查,包括三级建筑业企业的资质审批、动态考核和二级以上建筑业企业的初审,以及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审批和发放。可以说,黄兵全手中的权力不算小。
  经查,2011年底至2012年7月间,黄兵全在担任市住建委建管处、行政审批处副处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以各种理由推脱、刁难前来办理资质、动态考核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并介绍这些企业找其情妇代为办理,收取多家企业的好处费50余万元。黄兵全在单位长期从事建筑业企业管理工作,他了解到具有房屋建筑总承包二级资质的空壳公司转让价格高达上百万元,便与情妇商议后,于2011年11月至2012年7月间,由其情妇出资30万元,以情妇及其亲属的名义购买了3家“空壳”公司。黄兵全利用职务便利,为其购买的公司办理建筑资质,进行包装,并将其中的两家公司卖给他人,非法获利200余万元。
  太原市纪委监察局对黄兵全利用行政审批权、收受贿赂的案件进行了立案调查,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2013年6月,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黄兵全有期徒刑5年6个月,以受贿罪判处其情妇有期徒刑5年。
  2拜金主义价值观——“吃拿卡要”违纪违法行为发生的根本原因
  在黄兵全受贿案中,他为了满足私欲,与其情妇追求腐化堕落的生活方式,处心积虑地用各种手段谋求非法利益。
  一方面,黄兵全在“吃拿卡要”的对象上精心选择。民营性质的中小型企业在社会中处于相对弱势地位,这类企业就成为黄兵全索取贿赂的首选目标。另一方面,为了逃避打击,增加隐蔽性,黄兵全与情妇精心谋划,采取了“卡”“要”分离,分工合作,相互配合的策略。黄兵全利用职务便利,故意给企业资质审批单位设置障碍、增加难度,设好“卡”的陷阱;随即,他又好心给审批单位指路,将其情妇介绍给企业,让她以代办资质提供服务;然后,名正言顺地向企业收取费用、索取贿赂,完成“要”的目的。
  3 行政审批流程不合理、监督不到位——“吃拿卡要”违纪违法行为发生的客观条件
  在太原市的建筑市场,因为市住建委的建筑审批许可能够为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成为权力寻租的焦点。而太原市住建委却把资质报批、动态考核和安全许可证的发放都放在建管处一个处室,甚至一两个人手中就可以办结,导致权力过于集中。
  在制度设计中,太原市住建委没有考虑到权力的制约,而且对权力的运行又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督,导致黄兵全等人滥用手中审批权力,为不符合审批条件的企业违规办理审批手续,对符合审批条件的企业,却人为设置障碍,百般刁难。最终,造成了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的恶劣影响。
  由此可以看出,要根治“吃拿卡要”违纪违法行为的发生,必须建立科学合理的行政审批制度和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
  4 管理混乱、作风拖沓——为“吃拿卡要”违纪违法行为发生提供了可乘之机
  在调查中还发现,市住建委曾经出现过行政审批事项“多头管理”的混乱现象。2012年4月至7月间,市住建委综合服务处和建管处均可受理和报批企业的资质申请,出现了“无利的没人管,有利的争着管”的部门争权现象。
  此外,太原市委、市政府于2011年就要求所有的行政审批事项都要进入政务大厅,实行“两集中、两到位”,一口受理,限时办结。然而,市住建委的资质受理、审批和发证工作直到2012年7月底才进入大厅。
  而黄兵全受贿案的案发时间主要集中在2011年底至2012年7月之间里,与上述两个时点基本吻合。这些都说明市住建委管理混乱,工作作风拖沓,没有认真落实“两集中、两到位”要求,客观上给腐败分子提供了可以浑水摸鱼的可乘之机。

联系人

吴永红律师

我们的团队

查看团队
0